作者/黃家俊

亞里斯多德成為亞歷山大的老師

當時的馬其頓王—菲利浦二世的兒子,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亞歷山大大帝,當然那時的亞歷山大還只是個十三歲的小毛頭。

雖說才十三歲,亞歷山大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天資也聰穎,所具備的學識涵養與才能都遠超過同齡的小孩。加上父親菲利浦二世從小就期許他未來能不只是做馬其頓國的國王,亞歷山大一直抱持著長大要征服世界的野心。

「老師,我未來要成為厲害的國王,然後將附近的國家收復成馬其頓王國的領土!」年輕的亞歷山大自信的跟亞里斯多德說。

「果然如你的父親一樣,非常有野心啊」,亞里斯多德回答亞歷山大,眼神偷偷瞄了教室旁的國王,只見國王剛好眼神直直的看著亞里斯多德。

「這不只是野心,老師,這是我兒子的使命,」國王說,嘴裡又咬了一顆葡萄,「算命的說,我兒子也是宙斯的兒子,是降來人間拯救市民的。」

「可是算命的...」

「算命的說的很準,畢竟很多事情都證明,我們家族一直受到神的護佑」,國王堅定的說。

「啊老爸,你跟老師講你說給我聽的故事,跟日食有關的那個!」亞歷山大興奮地說。

「哈哈,是啊,那次也是很好的例子」,國王笑著說。

「跟日食有關的故事?」

「是啊,老爸當年與鄰國征戰,險些遇到危機,但因為當時大白天的,太陽卻突然被遮住變黑,敵軍認為是凶兆而不敢貿然進攻,先行撤退,父親當時才安然渡過危機。」

「原來如此...」亞理斯多德仔細聽著。

「那次的日食就是很好的例子啊,神將太陽變成罕見的黑色,因而擊退了敵方。也就是說...我們神派遣到地上的救世主啊!」亞歷山大說話越來越宏亮,深怕有人沒聽到似的。

「但那肯定只是巧合啊...」亞里斯多德忍不住低聲自語。

「恩?老師你剛剛說了什麼嗎?」亞歷山大質問。

「誒!?沒有,我沒說什麼...」

「不,我剛剛好像聽到什麼...巧合?老師你剛剛是說這是巧合是嗎?」

「老師,我相信上課中是不會說玩笑話的,是吧?」葡萄被咬碎的聲音總覺得比平常用力。

亞里斯多德冷汗直流,好像眼前的不是兩個真實的人,而是兩隻飢餓的雄獅。

「呃恩...陛下,我上課不會亂開玩笑的。」

「那或許你可以好好的解釋剛剛那句話的意思...是吧?」

亞里斯多德的解釋

在過去,人們就已觀察過日食的現象,這些現象並不常見,也因此當人們看著白天時太陽變黑時,心中會產生莫名的恐懼。

當時對日食成因的一般解釋,不外乎認為這代表有事情觸怒了神。不只是太陽會出現「食」的現象,有時夜晚時分,也會出現月食。這些對當時的人類來說都代表不好的預兆。然而,古希臘時期的學者們發現日月食的出現其實有一定的週期,因而認為日月食是一種自然現象。從柏拉圖學院出來的亞里斯多德當然也認為日月食的成因有更好的解釋方式。

「恩...所謂的日食啊,其實是太陽被遮住的現象」,亞里斯多德解釋,「地上的人看不到太陽,這就是日食。」

「老師你是說神的手嗎?」亞里山大追問。

「不,不是神的手,而是更自然的東西...」

「那麼...到底是什麼呢?」

亞理斯多德開始後悔自己剛剛沒管好自己的嘴巴,還讓亞歷山大與國王聽見,如果現在的解釋無法說服他們,可能這就是他人生第一堂也是最後一堂課...

於是亞里斯多德維持鎮定的樣貌,一邊維持謹慎緩慢的語氣回應:「恩...這個嘛...要能夠遮住太陽,肯定是要有另一個更靠近我們的天體擋住我們看太陽的視線...」

「要有另一個更靠近我們的天體去擋住太陽...」亞歷山大用期待的語氣重複老師說的話。

「所以...唯一的解答就是...月球!」亞里斯多德感覺自己好像開竅了。

「月球?」

「對沒錯,就是月球!恩肯定是,絕對是,只有他能夠擋住太陽了」亞里斯多德像是要多給自己更多信心似的。

「很合理啊不是嗎?太陽跟月亮繞著我們旋轉,當月球擋在太陽前面時,就出現日食了,就像你用手去擋眼前的蠟燭光一樣。但真的不是神的手去擋住太陽...」亞里斯多德繼續說。

破解亞里斯多德的自我矛盾

亞歷山大聽著,發現老師的盲點,於是他繼續追問:「可是老師,一個發亮的物體為什麼可以擋住另一個發亮的物體啊?」

「你說一個發亮的物體要怎麼被另一個發亮的物體遮住...」亞里斯多德咀嚼著這句話,思考亞歷山大想表達的意思。

「老師你想想,月亮不是也會發光?那月亮擋太陽不就像拿點亮的蠟燭放在另一個點亮的蠟燭前方,都是發亮的東西要怎麼遮住變暗呢?

「而且老師,你剛剛不是也說天上星體都是完美的發光球體?那這樣剛剛的解釋就不合理了啊?老師你該不會在騙我吧?」

亞歷山大單純的質疑對亞里斯多德來說,都是可怕的攻擊,他沒想到眼前這小孩除了好學,連思考能力都非常強大。亞里斯多德偷瞄了國王那側,發現國王眼神直直地望向他這邊,這讓亞里斯多德更感到驚慌,深怕自己沒想清楚的每一句回答都將成為人生中最後一句話。

「恩...山大,你問得問題非常好啊...這是因為...」亞里斯多德努力的讓嘴巴緩慢地吐出這句話,腦袋瘋狂運轉,想著有什麼辦法解釋。

「這是因為?」亞歷山大繼續用好奇、天真無害的眼神看著亞里斯多德,亞里斯多德感受到自己就像是快被強風吹熄的蠟燭...吹熄的蠟燭?

亞里斯多德突然想到什麼,雖然不是很完整,但姑且走一步算一步了。

「因為..因為月球不是發亮的蠟燭啊」亞里斯多德謹慎又穩重的說,「因為月球根本不會發光!」

「蛤?月球不發光?可是老師你剛剛說...」

「我剛剛說天上的天體都是完美的發光球體,但...月球是例外!」

「所以老師你是說月球不是完美的?」亞歷山大問。

「恩對...月球不是完美的...怎麼解釋呢...阿啊對了,你看月球的表面,不是有黑斑嗎?那就是月球不完美的證明!」

「喔~~~好像很有道理誒!月球表面的確是有黑斑」亞歷山大對於這個說法,感到非常新奇,「誒老師那這樣月光又是怎麼來的?」

「月球不發光...那月光肯定是月球從其他地方獲得的...」亞里斯多德飛速思考...有什麼光的來源呢?

「其他地方...啊老師我知道我知道,是不是太陽?太陽畢竟最亮啊!」亞歷山大積極的拋出了他的想法。

「恩!?啊,沒錯,當然,肯定是,絕對是。山大,你真的很聰明,會舉一反三啊,哈哈」

「誒?老師,那...不是還有月食嗎?月食是不是也是被東西擋住了?」

「哎~好問題啊,山大,月食肯定也是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亞里斯多德從沒感受過自己的心跳那麼快。

「那老師,月食又是月球被什麼東西擋住呢?」亞歷山大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亞里斯多德。

「恩...山大...你想想...月食嘛,就是晚上月亮出現,卻變暗的現象...」縱使要繞圈子說話,亞里斯多德也得繞的順暢才行...

「月球的光是太陽給的...所以月球變暗代表它...照不到陽光,也就是說...月球被遮擋的對象...就是

「阿對是地球,阿對,沒錯,肯定是,絕對是,月球被地球擋住啦!(圖一)」亞里斯多德真心覺得自己隨時都會被這緊張感嚇暈。

亞歷山大對於得到這些新知識感到非常的滿足,他好久沒遇到有老師能帶他一起思考那麼多的問題。「喔喔,老師,這下我終於懂了!老師果然厲害!」

圖一、日食與月食形成的原因示意圖。

就在亞里斯多德覺得總算解脫時,教室旁傳來了聲音。

「我倒是有另一個問題想問」,國王在一旁邊吃葡萄、邊看著亞里斯多德說。

來自國王的挑戰

亞里斯多德試圖吞嚥口水,才發現自己已經緊張到口乾舌燥。看著國王提出了新的問題,亞里斯多德心想,他是真心好奇才問?還是為了考驗我才問?但無論何者,亞里斯多德都必須想辦法回答正確才行。

「陛下...您...想問什麼呢?」亞里斯多德小心地問。

國王又拿起一顆葡萄,咬緊嘴裡、咀嚼一下並吞嚥下去。這畫面在亞里斯多德眼中就像是慢速播放好幾年似的。

「我只是從你剛剛說的這些突然想到」,國王吞嚥完後,終於繼續說,「除了月食的時候,月亮看起來變黑、被吃掉了,平常月亮不是也會有形狀的變化嗎?那看起來也像是被咬了一口。」

「恩...的確像是被咬了一口」,亞里斯多德小心地聆聽。

「可是啊,月亮的形狀有好多種,我只是好奇啦,月亮變黑看不到的部分是因為被什麼東西遮住嗎?總覺得又跟月食不一樣?」

「喔~果然是老爸,竟然還能問出更多的問題」亞歷山大興奮地說。

「恩~果然是國王,思考的深度果然不同凡響,問了一個好問題啊」

亞里斯多德不得不大聲讚賞,然而身體不斷感受到想逃跑的慾望。他仍盡量保持鎮定,讓自己在教室中稍微遊走、移動到窗邊,望著窗外天空,眼神上暫時躲避國王與亞歷山大。

此時他剛好發現,原來外面已經接近傍晚了,太陽掛在西方,準備慢慢落下;而淡藍偏黃的天空上,正高掛著半圓形的月亮。

「剛好,窗外高掛著弦月呢」,亞里斯多德大聲說,他想著就先看什麼說什麼吧。

一切來自日—月—地的相對運動

月亮的形狀變化,稱為月相,其實比日月食更加常見。古代的人們早已發現這個現象,並且幫這些不同形狀的月亮取了名字,像是全圓的月亮叫做滿月、半圓的月亮叫做弦月、像微笑曲線一樣的月亮稱為眉月、像檸檬形狀的月亮稱為凸月等等。他們也發現這些月相是有規律性的變化,像是從眉月、弦月、凸月、滿月,接著又從滿月變成凸月、弦月、眉月...如此循環。

如果月亮如亞里斯多德所說,是不發光的球體,光源來自太陽,被遮住就會變暗消失,那麼月相規律的變化是跟月食一樣,是被地球遮住造成的現象嗎?還是他跟月食的原理又不同呢?

亞里斯多德當時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是現在危急時刻,他勢必得找個解釋方式。當亞里斯多德先稍微偏移話題,讓國王與亞歷山大也往窗邊移動,看著外面天空。亞里斯多德心想他必須要把握這些零碎的思考時間。

「山大啊,你可以再說一次我們剛才討論的內容嗎?」亞里斯多德提問。

「恩...這個嘛...剛剛說到月球其實不會發光,他的光其實來自太陽」

「很好,繼續...」

「所以月球才能擋住太陽,形成日食;然後月球如果被地球擋住,照不到太陽光,那就會變成月食。」

「沒錯,月球的光來自太陽。現在剛好在天空中可以同時看到太陽與月球,山大,你說說看你看到什麼?」

「恩...我看到太陽在西邊的天空上,但是快要下山了,然後...天空上方有半圓的月亮」

「恩...很好,山大,剛剛說月亮的光是來自太陽...誒對山大、國王,你們看看,這個半圓的月亮,亮的方向是不是剛好對向太陽的方向?」亞里斯多德覺得問題似乎有解了。

「恩是啊,沒錯,的確是面向太陽的那邊亮」國王邊吃葡萄邊說。

「所以太陽在西邊、弦月在上頭...」亞里斯多德將兩手伸直,分別指向太陽與月球,「我們剛好在側邊看著月亮,所以就一半亮一半暗了!」

「恩...看來真的是這樣,是吧?」國王似乎聽著聽著也產生出興致了,「所以說,月亮的形狀不是被遮住造成的,是吧?」

「是的,陛下,月亮的形狀變化,其實只是我們跟太陽、月亮的相對位置改變造成的。」亞里斯多德開心的說。

「恩看來,你真的有兩把刷子,是吧?」國王趣味的打量著亞里斯多德。

「陛下,小的一定盡全力將我畢生所學都教給山大」亞里斯多德敬畏的說。

因為弦月的觀察,亞理斯多德確認了月相變化不是月亮被遮住造成的,而是太陽、地球、月球的相對位置變化,使得地上的人看到月球亮面的角度不同。日—地、與地—月的兩條連線呈九十度夾角時,人們只能看到月亮一半的亮面,形成弦月;兩條線的夾角張大、近乎180度時,人們就能看到月亮全部的亮面,也就是滿月;至於兩條連線的夾角很小近乎0度時,地上的人看不到月球的亮面,也就是看不到月亮,當天就稱為新月。

圖二、月亮盈虧承恩示意圖。當月亮分別為在A、B、C、D位置時,地球上的人分別能看到新月、弦月、滿月、與弦月。

亞里斯多德對後世的影響

「爸,後來呢?你怎麼離開那裡,回到雅典來教書啊?」

亞里斯多德從深深的回憶中被喚回,頭轉向椅子旁邊那位坐著發問的青年。

尼各馬克思,當初只想著將父親的名字傳承給自己兒子,倒也沒想過成為青年的他,五官神韻倒也滿像自己的父親的。

「爸,你有聽到嗎?」尼各馬克思問。

「嗯哼,喔,有啊,你說我怎麼會離開的啊...其實也是國王去世後,我對亞歷山大的教學義務也就沒了。雖然那幾年他們待我不錯,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住在自由的雅典街區。」

「啊~所以老爸就那麼瀟灑的辭職離開啦?」

「是啊,我回來後,就想說繼續教書也是不錯,所以就這樣教到現在...哎呀,不知不覺也教了十年啦。」

「老爸你幫國王的兒子教書,而爺爺則是當過國王的爸爸的老師...

「誒老爸,所以我認真讀書,或許我也能當國王或國王的兒子的老師對吧?」尼各馬克思流露出興奮的眼神。

「恩哈,那你...真的要先有好的底子才行啊!」亞里斯多德無奈但又笑著數落了兒子一番。

西元335年,菲利浦二世去世,因為對國王應盡的義務也中止了,隔年亞里斯多德就請辭家教的身份,回到了雅典創辦了自己的學校Lyceum,這一待就是十二年的時光,直到他死去。也就是在創校辦學的這幾年,亞里斯多德寫下了諸多著作,深深影響後人的學術發展,像是數學、物理學、生物學...等領域。

也多虧了他的學生亞歷山大成為帝王後,真的開始了「征服世界」的偉大夢想,當時亞里斯多德對宇宙中天體現象的詮釋,成為後來著名的托勒密地心說的基礎。亞里斯多德的思想也在古希臘哲學史中奠定了堅實崇高的地位。

參考資料:

wikipedia-Amyntas III of Macedon

wikipedia-Aristotle-life

wikipedia-Alaxander the great- Lineage and childhood

wikipedia-Stagira

wikipedia-Nicomachus (son of Aristo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