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學生靠近科學的前提,是讓科學與生活發生連結


我以前在補習班打工時擔任帶班導師,看見學生不斷地被補習班要求考卷上的數字,卻完全忘了探究與邏輯思考。

但我認為科學是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沒辦法跟生活脫節,你生活從早到晚都會用到它的東西,而這樣的學習模式已經讓科學離生活越來越遠。

孩子們對生活不再充滿好奇,

不在乎他吃的食物有什麼成分,反正死不了就好、

不在乎網路上被大肆瘋傳的產品功效是否真的正確有根據,

他們只覺得學習好痛苦、這些東西離我好遠好遠,出了校門我就再也不會用到它了吧。

我希望我有能力能夠拉孩子們一把、希望把生活中的科學化成一種感動傳遞給孩子,讓他們知道這件事為什麼了不起,他們了解這件事情後,會慢慢的類推到其他事情上面,

他們的學習就會不斷持續,因為他願意自己去尋找答案,

於是我走向教育。

(圖片來源:林緯豈老師提供)


林緯豈:「我必須先感動自己,我才能繼續去感動別人」


從補習班進入學校後,我透過教學慢慢地看見學生的改變。三年前其他老師向我介紹LIS,剛好當時的影片和我的課程設計內容十分契合,所以我嘗試把LIS的教材融入課程。我發現學生從單方面的吸收變成可以有個不一樣的結果產出,他們不會覺得這堂課無聊、不會討厭、更不只是抄筆記,縱使我可能功課也給了不少,但學生並不會哀嚎說功課好多不想寫,他們至少願意上課。

學生們對影片的記憶力很強,提到拉瓦節他們就會想到是在斷頭台下眨了13次眼的科學家,就好像我們提到小丑魚就會聯想到Nemo那般自然。

甚至比我還要準時followLIS的最新影片,常常我都還沒開始上課就先破我梗,可惡。

透過實驗的課程我也看見學生不一樣的表現,那是講述課時看不到的。

之前帶過的兩個班級有四個特殊生,但最後兩班會考自然科總共只有四個人拿C,那四位特殊生甚至拿了B跟B+。

看見學生的表現時會感動自己,然後我才能繼續去感動別人。


科學與歷史結合 走出不一樣的路


我以前非常討厭歷史,我覺得哪個年代發生了什麼戰爭或什麼事件都離我好遠,也沒辦法從那裡面得到我覺得可能有用的東西,根本沒有學習的必要。

但是在做科學的探究時,我發現科學史本來就有歷史存在,但現在的課本卻只告訴你發展過程對學生而言是一知半解的,因為發展過程也與當時的社經背景相關啊,於是我努力去接觸歷史,而歷史這時好像也沒那麼討厭了。

所以我想,如果能將科學和其他科目跨領域整合,學習會不會就不一樣了?

因為歷史和我所愛的科學結合了,所以我願意去嘗試看看歷史這條路。那假設有學生他很討厭理化,這時如果我能在不同的課堂裡面放一些科學進來,他會不會就願意去嘗試接收這些科學知識了?

我想讓孩子們知道科學不單單只有那些公式、知道當時其實有其他東西在支撐這個社會,因為發生我們現在看到的結果,絕對不是偶然或只有單一條件。如果能把這些過程延展成為一個課程,我想那一定會很精彩!


不是單方面的接受 而是讓學生自我摸索


學生並不是你認為不適合就不給他,或是以為還沒到程度就不去教,如果他的能力夠就讓他多嘗試看看,而不是因為年紀等因素侷限他的視野和展度。讓他們去摸、去探索、去想為什麼,而不是一昧地單方面接收,這也會讓孩子們喪失自主思考的能力。

我希望能把科學其實很有趣的這個想法感染給孩子們,讓越來越多孩子開始喜歡自然,或至少不要排斥;而大眾能夠破除對自然科學的恐慌,並不是化學添加物就是不好、化學成分就會致癌。

或許改變大環境需要一些衝突、需要一些不舒服,

但如果不改變,就只能一直這樣。

-林緯豈,談到科學教育眼神就閃閃發亮的淡水國中自然科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