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菲做的關鍵研究

杜菲在靜電的實驗中發現,當同一種物體摩擦帶電後,兩者會互相排斥,而所有東西摩擦之後,不是排斥,就是相吸。

在整理了各種物質相吸相斥的狀況後,杜菲把帶電物質分為兩類,一種是跟琥珀互相排斥的「琥珀電」(負電),一種是跟玻璃互相排斥的「玻璃電」(正電)

這讓杜菲猜想,會不會跟馬德堡市長發現的羽毛彈開現象有關?

重點整理

杜菲的實驗

杜菲的思考歷程


杜菲卡住的問題,讓格雷來解決

杜菲想了一下,發現與卯彈開現象跟自己做的排斥現象,有很大的差異。

杜菲的實驗,是兩個摩擦帶電的相同物體會排持,而羽毛彈開,則是不帶電的羽毛接觸了帶電的硫磺球後,造成羽毛與硫磺球排斥。

簡單說,杜菲不理解羽毛是從哪邊獲得跟硫磺球一樣的靜電?

這時,格雷的導電論文傳入法國,杜菲也讀到了格雷的論文,瞬間解惑。

原來物體的電不一定是透過摩擦獲得,也可以透過接觸代墊物體獲得!


馬德堡市長的問題終於被解開

有了格雷的「導電性」,與杜菲的「同性相斥、異性相吸」,馬德堡市長發現的羽毛排斥現象終於被破解。

當初羽毛被帶電硫磺球吸引的時候,羽毛是不帶電的,而在羽毛與硫磺球接觸後,硫磺球的靜電傳到了羽毛身上。

這時候,因為羽毛接收了硫磺球的靜電,使得羽毛跟硫磺球產生同性相斥的現象,因此羽毛才彈開了。

重點整理

兩人破解馬德堡市長的神秘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