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落一] 品嚐酸鹼水溶液

1. 展示三種粉末:鹽、糖、小蘇打粉,問學生知不知道他們的味道?(學生表示:小蘇打粉可以吃嗎!?)

2. 說明接下來要讓他們嚐一下鹽水、糖水、小蘇打水的味道如何,並請他們將結果畫成表格記錄下來。

3. 因為時間充足,我讓學生自己調配三種水溶液各一小杯,只是為了嚐味道用的。

4. 大家都覺得小蘇打水喝起來很噁心(我自己也覺得魚腥味很重...)

5. 再展示一瓶醋,說明這個也可以讓大家嚐味道,只是前面的筆記要先寫好。(其實最終都會嚐到,只是趁機要求他們確實記錄品嚐的結果。)

6. 統整一下這幾種溶液的味道,其中的小蘇打水與醋的味道應該最為強烈,這時跟大家說古人依據水溶液喝起來的口感與味道,將水溶液分成酸性、中性與鹼性三類。

7. 再與學生定義「水溶液」的意思,確保學生在心中建立基本的概念。

                              圖、一開始讓學生嚐味道的三種材料。


                                   圖、學生表示:小蘇打水好難喝!


[段落二] 檢驗酸鹼溶液的方法

1. 將之前談的「鍊金術」的內容提出來,介紹在那個時代,阿拉伯人就已經發明了一些強酸,像是鹽酸、硝酸...這些酸都很危險,但是當時檢測的方法...就只能品嚐!?

2. (番外)剛好有小孩提到潑王水事件,趁機與小孩討論這件事。我們的結論是,科學可以對生活有幫助,也可以拿來害人,就看學科學的人要怎麼使用。無論未來人生出現什麼生氣或難過的事,絕對都有比攻擊他人更有幫助的解決方法。

3. 接著,我繼續介紹生活中常用的一些酸鹼指示劑:石蕊試紙、紫色高麗菜汁、蝶豆花、葡萄皮...說明石蕊試紙是波以耳先生發明的時候,學生有回想起之前認識過這個科學家(感到開心)。

4. 悲劇時間...我找不到石蕊試紙放去哪了...所以只好先從蝶豆花做起

5. 說明接下來要讓大家體驗看看蝶豆花遇到不同酸鹼性水溶液時的顏色變化,請學生把水溶液原來的顏色,以及加入蝶豆花後的顏色記錄下來。

6. 這次測試的水溶液很多種:鹽水、糖水、小蘇打水、雪碧、醋、雙氧水、維他命C發泡錠、紅茶。因為學生也剛好有八人,我請他們一人幫忙準備一項水溶液。

7. 將八種水溶液整齊的排在桌面上,分別配有一支滴管(避免被其他水溶液污染)。要測試酸鹼性時,先將部分的水溶液吸取到另一個小容器中,再滴入幾滴蝶豆花汁,用以跟原本的水溶液顏色做比較。

8. 學生紀錄下所有水溶液的顏色變化後,提示學生已知小蘇打水是鹼性、鹽水與糖水是中性、醋是酸性,請學生依據顏色變化,猜猜看其他的水溶液分別是酸性、中性、還是鹼性?(下次上課時再給予解答)

9. 清理桌面。倒掉前,先讓學生嘗試將小蘇打水加入醋中,學生發現變成藍色了。(學生:老師,它好像變成中性的?)

                              圖、將待側水溶液整齊排在桌面中央。


                                圖、另外拿一個小容器進行酸鹼實驗。


                         圖、學生將酸鹼溶液混合,發現變成藍色了。


[段落三] 蝶豆花茶會

1. 宣告剩下的時間要讓大家來調配厲害的碟豆花飲品。

2. 播放影片<自製夢幻飲品>,並歸納要讓飲品有明顯漸層色的話,可以借助冰塊當阻隔,讓不同顏色的溶液不易與彼此混合。

3. 擺放所有食材於大桌上,讓學生自由調配。要求每個人要嘗試做出有三層漸層色的飲料,展示給老師看,才能喝!

4. 因為剛好有家長與小孩今天帶了零食要跟大家分享(也太剛好),茶會辦得更理所當然了,哈哈。

                                           圖、蝶豆花茶會時間。


#大反思

1. 我在最後才終於找到石蕊試紙(我就記得我有帶!)已經發生兩次類似的事件了,尤其當天教具比較多的時候,很容易找不到教材(而且我們又沒有自己的自然教室)。我得再想一個更好的收納方式,讓我要用什麼材料時,就能馬上找到。

2. 先從蝶豆花開始進行酸鹼教學真的不是最理想的方式,因為蝶豆花遇上不同程度的酸與鹼,會有一個色系的變化,相對於石蕊試紙就是單純酸中鹼三分法的檢測,蝶豆花檢測複雜多了。所以這次蝶豆花變色結果,我只請學生先記錄清楚,並嘗試猜測。下次上課時再使用石蕊試紙重複檢測這些水溶液,學生能很明確知道哪些是酸性、哪些是鹼性。有了這概念,才能進一步討論「酸鹼的程度」。

3. 時間夠的話,我會想讓學生先畫出漸層飲品的「設計圖」,要呈現出每一層預計要加什麼材料,預期會是什麼顏色,這也是不錯的檢測學習成效的方式吧?

4. 活動最後因為太嗨,有兩個學生有碰撞到產生爭執,花了點時間處理他們的情緒。想想離開學校後,好久沒這樣處理學生負面情緒了。後來回想自己嘗試一對一好好與學生對話,雖然引導對話的過程還是很不理想,也至少是嘗試過了。這還是需要時間累積對話經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