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的祭壇上,一個男人挺著他的胸膛,穿著一身華服隨周遭的歌舞聲擺動著身體緩緩步上台階。祭壇下的人們正用一雙雙景仰而肅穆的眼神看著他,想到這,他不自 覺地將下巴再抬高些,繼續往上走著。隨著台階越爬越高、越爬越高,祭壇下的歌舞聲離他越來越遠,他忍不住地抬起頭,看到了祭壇前的四名祭司。

他們手裡拿著細繩,眼神冰冷冷地望進他深埋在心底的恐懼,一想到等等那些繩子要緊緊地繫住自己的雙手、雙腳,先前的勇敢早已拋到腦後,現在只能止不住地顫抖,脖子上虎豹的利牙製成的項鍊發出喀喀喀的聲響!

一想到等會兒即將發自己身上的事,身為一個祭品,高貴的祭品,他沒有權力掉頭拔腿就跑。他知道跑掉的下場會更加慘痛。此刻,祭司緩緩靠近他,他們感受到他些微的掙扎,略施加壓力地把他拖至祭壇上的神桌,並將他的四肢攤開在神桌上。

「為了避免他等會兒承受不了疼痛而掙脫,綁緊點!」其中一位祭司沉著臉說道。粗糙著繩子緊緊地拴住祭品的手腳,潮濕而厚重的繩子在他的手上勒出一圈圈的紅印。沒錯,這可是每個月重要的盛事啊!怎麼可以出差錯呢!想到這,祭司們又慎重其事地多打了一個結。

站在一旁等待許久的另一名祭司,拿著一杯聖水朝祭品走來。「這是黑曜岩刀水,我會為你噴灑些,好讓等等儀式進行時,你 的痛苦能夠減緩一點。」說畢,便將聖水一滴滴灑上祭品的胸口,一陣灼熱感開始從胸膛蔓延開來。躺在祭壇上,祭品開始感到一陣暈眩,還來不適應這種感覺,便 看到祭司拿出一把鑲著寶石的華美匕首,在冷豔的月光下閃著寒光。

「這是⋯⋯」擔心錯過了良辰吉時,沒給祭品說話的時間,匕首便深深地刺進祭品的胸膛,刺骨的疼痛使他睜大了眼,忍不住 地拚命掙扎,卻發現四肢狠狠地被綁在祭壇上。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氣,發出很無力的呻吟,握緊拳頭、伸直著腿想減輕一點點痛楚,都只換來撕心肺裂的疼痛。忽 地,鋪天蓋地的巨痛從胸口竄至全身,他的嘶喊聲劃破天際。下一秒,祭品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心臟被從身體裡面取出,然後睜著眼死了過去⋯⋯。

此時,主持儀式的大祭司捧著剛剛取出的,仍在跳動著的心臟,緩緩走到神壇的前方。他看著遠方緩緩上升的白光。啊!嶄新 的一天即將到來,他將心臟面向太陽高高的舉起。祭品的鮮血沿著台階緩緩流下,台下的人們看到大祭司手中高舉的心臟,開始鼓譟著:「神聖的獻祭啊!」「願神 保佑我們國家的昌盛!」陣陣的歡呼聲從祭壇下傳來。

大祭司露出滿意的微笑,將心臟置入一旁的火爐中燒毀,看著上升的炊煙,想必天上的眾神們一定感受到我們的心意了吧!待煙霧散去後,祭司回過身,將祭品的頭 骨砍下。「把這收好,這可是要陳列在神廟中祭祀的。」大祭司將頭骨交給了身旁的另一名祭司後,將屍體從神壇上推下。只見人們看著那和著血液滾下的身軀更是 興奮了!台下的貴族、居民們,紛紛上前等著分食這高貴祭品的鮮肉啊。

一場完美的獻祭就這樣畫下了句點。在古文明——馬雅或阿茲提克中,這樣的場面有時一個月便會上演一次,是被視為與天神溝通的重要祭典啊!